您当前的位置:拔贡信息门户网 >社会> 故事:友情和爱情的抉择

故事:友情和爱情的抉择

来源:拔贡信息门户网   时间:2019-12-03 21:22:07
[摘要]每天读点故事app作者:邵悦婷a城小食街,即使到了午夜时分,依旧人来人往,热闹非凡,年轻的小伙子和小姑娘,三五成群地坐在宵夜摊上,用美食慰籍自己的胃。赵从雷和张鸣同年同月出生,生日只差了五天,两家住得

应用作者邵月婷每天都会读一些故事

即使在午夜,a市的小吃街仍然熙熙攘攘。年轻的男孩和女孩们成群结队地坐在小吃摊上,用美味的食物安慰他们的胃。

“来吧,我们走。”

张明用嘶哑的声音拉回赵从雷的视线。这两个啤酒瓶相互接触,发出令人愉快的声音。

赵从雷喝了一口酒,然后拿起烤猪腰津津有味地嚼了起来:“我在无数城市都尝过烤肉,但我的家乡有最好的味道和力量。”

“那就回来发展吧。全年都呆在外面不是个好主意。是时候和解了。”

赵从雷又喝了一口酒。因为喝得太快,他呛了几口,咳嗽了几声。他用右手擦了擦嘴角和下巴上的酒。“嘿,我还没找到我女朋友。怎么回事?现在还早。”

张明给他画了一条纸巾。"你的儿子眼光很高,非常挑剔。"

“没有,但是我没有遇到任何我喜欢的人。”赵从雷抓起酒瓶,又摸了摸张明。“不要再谈论我,而要谈论你和林挺。你好吗?”

“哦,别客气。林挺没有怀孕。我妈妈总是在寻找其他东西。现在婆婆和媳妇一见面就在吵架。我被夹在中间。说服左派和右派是行不通的。每个人都认为我在另一边。”

赵从雷正要说话,这时烧烤店老板来端食物了。他沉默不语,一直等到他离开。然后他说,"你没去医院吗?"

张明低头挠了挠头发,长长叹了口气,“大大小小的医院都见过十多家,中西医保健品也试过,都没有效果...想做试管婴儿,手头没有那么多钱,也不想林挺太吃亏。我妈妈每天都敦促我离婚...唉,烦恼。”

街灯忽明忽暗,映出张明的脸,看起来更加疲惫,肩上扛着沉重的负担。

“如果你缺钱,请告诉我。我的兄弟们,不要欢迎我。”

张明侧着头看着他,嘴角露出微笑,“你还是够善良的...尊重你。”

“不客气。”赵从雷用右手摸了摸瓶子,冰镇了啤酒,从指尖到了心脏。“我只希望你们两个幸福。”

他在句子的后半部分低声说话,而对面的张明似乎没有听到他说话。

他们喝的酒越多,就越兴奋。议案通过后,他们像过去一样肩并肩,边走边唱熟悉的老歌。

赵从雷和张明出生在同一年的同一个月。他们的生日只相差五天。这两个家庭住得很近,相隔半条街。

两人从小就认识了,玩泥巴,抓扇子,藏在山里,挖鸟蛋,在河里钓鱼,然后一起去上学。他们从小学到初中在同一个班,可以说见证了彼此的成长和年轻。

赵从雷的父亲早年在工作时不小心从牛身上摔了下来。虽然他的生命得救了,但他瘫痪了。

一个五口之家只依靠他的母亲。他的母亲耕种土地、蔬菜、猪和牛。她做各种各样的工作,但是她几乎不能维持家庭的衣食。

赵从雷长期营养不良。在14或15岁时,当其他青少年成长时,他就像豆芽一样。他又瘦又小,刮风时会摔倒。

那时,校园欺凌相当严重,弱者和穷人被挑出来欺负。赵从雷没有少挨打。

挨打后,他不敢对老师说一句话或抱怨,否则他只会受到更大的伤害。

班上也没有人喜欢他。没有人会和他一起玩,但只会躲在远处。

每次看到他被欺负,只有张明挺身而出保护他。赵从雷没钱的时候,他给了他一半的食物。他会以新年或生日祝福的名义给他送去衣服。

对赵从雷来说,张明是他生命中的一盏灯,陪伴他度过最艰难最黑暗的岁月,直到太阳升起。

他认为他们是一辈子的好兄弟,可以互相帮助,直到他们白发苍苍。然后他坐在榕树下,一边喝茶一边回忆起开始。

然而,他不知道时间总是过得太快,人们的心变了。

几天后,张明打电话给赵从雷,借了20万元。他没有说目的是什么。赵从雷也没问,直接转身过去。

赵从雷做医药生意已经有几年了,而且一直在到处跑。虽然他一直努力工作,但他已经赚了很多钱。他在城里买了一栋房子和精致的装饰。

只是从来没有活过。

他还拆毁了旧房子,并在三楼半重建了它。他的父母习惯了农村的生活,拒绝搬到城市。

宴会上他也留在了村子里。

婚后,张明和林挺住在县城。两人开了一家便利店,生意一如既往。

赵从雷回家前会约张明出去喝一杯。

雷婷他很少看到,关于她的消息,全是通过张明的口,似乎两人的感情不是很好。

但不管是好是坏,他们都是夫妻,与作为局外人的他毫无关系。

一个和赵从雷一起创办公司的朋友计划出国发展。为了撤回他的股份,他需要购买它们。

然而,他有点缺钱,但他没有要求张明把20万元拿回来。相反,他让其他朋友聚在一起。

由于缺乏合作伙伴,公司的业务全靠他自己,忙了两个月,一切终于稳定下来。

他已经很久没有联系张明了,也不知道林挺是否怀孕了。他真的很想打电话关心她,但是他从其他同学那里得知他们要离婚了。

他没有时间考虑这件事。他头脑一热,对工作的评价很高,就买了一张机票,回到了家乡。

赵从雷去张明的便利店找他。他发现大门关着,门上贴着一张转让通知。

他不得不打电话给张明:“兄弟,你在哪里?”

“我在一个朋友家做些事情。“怎么了?”张明的声音非常嘶哑,带有浓重的鼻音。他应该感冒了。

“我在县城。我会预约的。”

电话的另一端沉默了一会儿,然后同意做好工作,然后联系他。

赵从雷站在树下,点燃一支烟,一边抽烟一边看着便利店,莫名其妙地烦躁起来。

他一直等到下午4点多才见到张明。他们正要在咖啡店见面。

商店的窗户明亮芬芳,播放着优美的英文歌。赵从雷的心慢慢平静了下来。

但还没来得及说话,他就开门见山地问张明是否要离婚。

张明低下头搅拌咖啡,然后叹了口气,“嗯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哈哈。”张明勾唇冷笑了一下,眼中带着讥讽,“哪有那么多为什么,不能就这样离开咯……”

赵从雷抿了一口嘴唇,脸上似乎充满了纠结和疑惑。“为什么我们不能继续?”

张明抬头看着他,慢慢地说,“你还喜欢林挺吗?”

他话中的肯定震惊了赵从雷的眼睛,惊恐地摇了摇头。

可以说,他已经做生意好几年了,从来没有见过或经历过任何事情,而且他已经培养了毫无障碍地面对危险的能力。

此刻,他被一句话吓得直冒冷汗,只能怪他内疚。

不管怎样,他朋友的妻子不能被欺负,他真的很关心林挺。现在他被张明当场抓住,他怎么能不紧张呢?

张明像喝水一样大口喝下一杯咖啡,然后用手背不小心擦了擦嘴。“我们是兄弟的时候你不用躲着我。我们以前每次见面,每次提到林挺,你的眼中都会有光。”

赵从雷的眼皮抖动了几下,半张着嘴,只说了半响:“你误会了...我没有。”

“是否有误会,你心里最清楚...林挺和我将在星期一去领取离婚证书。如果你真的对她有感觉,你可以以后再采取行动。”

赵从雷听了他的话,感觉很不是滋味,此时的雷婷还是张明的妻子,再怎么说两个人也结婚四五年了,就算想离婚,也不应该鼓励自己现在去追她。

你对她没有感觉还是更重视你的哥哥?

然而,赵从雷确实喜欢林挺。

那时候,他和林挺是学生会的成员。张明和林挺在同一个班。这三个人关系很好。他们经常一起去餐厅吃饭,周末爬山,看海,还找了一个小网吧和操场玩游戏和电子游戏。

林挺顾名思义是一位女士,但她性格开朗,皮肤黝黑,头发短,就像一个假小子。

因此,赵从雷起初只是把她当成一个好兄弟,肩并肩地玩着、笑着,没有考虑她的性别。

直到林挺进入高三,她才突然变成一个十八岁的女人。整个人变成了另一个留着长发、皮肤白皙、身材优美的人。

他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爱上了她。当他发现时,他深深地爱着她,而她在他的梦里是孤独的。

他不敢表达自己,但他默默地对她很好,帮她吃早餐,打水,教她数学。

他计划高考后告诉她,他希望两人一起进入同一所大学,然后在同一座城市工作。

只是后来,他母亲突然有了身体问题。他没有参加高考,而是去工作挣钱养家。

他对林挺的爱一直藏在心里,他没有机会说出来。

然后,林挺娶了张明,成了他哥哥的妻子。他和林挺的关系变得越来越疏远。

收到离婚证书后,张明给赵从雷发了一条短信,说林挺很沮丧。如果他对她感兴趣,他会更加注意她。他们兄弟几十年来的感情不会动摇。让他不要太担心,勇敢地追求幸福。

赵从雷盯着手机看了半个多小时,他困惑的思绪才渐渐恢复正常。

他心里确实有很多担忧,但他无法战胜对林挺的爱。他隐藏了六年的感情终于被打破了。

最重要的是,张明鼓励自己追求林挺,他有能力给林挺幸福,爱和友谊并存,他的生活最终会完整。

这是上帝给他的最后一次机会。他必须牢牢抓住它。

赵从雷回到公司安排工作,立即飞回县城。他打算用两个月的时间打动林挺,并把她带回来。

林挺已经搬出了她和张明一起买的房子,租了一套小公寓。

当赵从雷来到她的门前时,她正在洗菜和做饭。“你怎么知道我住在这里?”

“张明告诉我的。”赵从雷回答,抬头看向房间。“你不邀请我进去吗?”

雷婷走到身旁,“你哥哥的感情真好……”

赵从雷听了她的话似乎有话要说,但他看着她的表情什么也看不见。

她在家穿着一套衣服。她瘦了很多。她看起来更瘦,没有化妆,而且有很重的黑眼圈。她最近一定没有好好休息。

在他来之前,他有许多事情要对她说,但是在会议之后,他发现他不知道如何说话。

经过几年时间和身份的改变,这两个人生疏了,没有任何共同之处。

认识对方的人是张明,但他不能在她面前提起这件事。

有了这次会面,赵从雷每天都要找一些理由联系林挺,即使是打个招呼,定期在她家附近逛逛,希望有一次偶遇。

他没有追那个女孩,面对雷婷更加不知所措。

张铭浩看到他的进展不顺利,特意约他出去,并就如何赢得林挺的好感给他提了建议。他对她的喜好了如指掌。

张明要求赵从雷再借5万元。赵从雷刚收到一笔钱,就欣然借走了。

他还想,有一天追上林挺后,他会邀请张明吃一顿大餐以示感谢。

毕竟,他的感情对他自己仍然很重要。如果张明介意追捕林挺,他可能会退缩。

然而,赵从雷已经努力工作了半个月,但林挺对他仍然不冷不热。他被当作普通同学对待,似乎没有感觉到他的追求。

他知道她在找工作,让她在他的公司工作,给她高薪,她也拒绝了。

林挺的态度对赵从雷打击很大。他无能为力,不知道该怎么办。

这天一个人喝了半瓶白酒,一边喝得醉醺醺的敲着雷婷的门。

他一见到她,他的头就发烫,冲动地说,“林挺,我喜欢你,做我的女朋友怎么样?”

林挺怔了怔,看了一百遍又一千遍。很长一段时间,她吐出一句话:“我想我已经等不及你对我说这句话了。”

赵从雷一听,觉得有机会,喜出望外。但下一秒钟她说,“太晚了。”

“你担心是因为我和张明的关系,别担心,我不在乎,他也不在乎……”

他还没说完,林挺就打断了他,“但我在乎。”

“为什么...如果你给我一个机会,我一定会给你带来幸福。”

雷婷盯着他看了一会儿,然后笑了,一个非常苦涩的微笑。

林挺叫赵从雷离开,再也不要打扰她。

他拒绝了,说如果他不赶上她,有一天他不会放弃。

他一说话就脸红了。

"赵从雷,如果我和张明只有一个选择,你会选谁?"

“这个...这一点也不冲突。他是我的兄弟...你是我最喜欢的人。”

林挺用眼角瞥了他一眼,引发了神秘的微笑。“事实上,在你心中,兄弟情谊比爱情更重要...遗憾的是,你认为的兄弟们只想利用你。”

“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

当时林挺也喜欢赵从雷,但是女孩们都很矜持,不敢主动坦白。相反,他们静静地等待着。

但是她所等待的是张明的坦白。她对他没有感情,毫不犹豫地拒绝了。为了让他放弃,她还告诉他她喜欢赵从雷。

几天后,赵拿起行李,没说再见就走了。

她主动联系他,但他没有回复。过了很长时间,她认为他对自己没有感觉,变得气馁。

正好,张明和她在同一所初级学院学习。他发起了一场激烈的追逐,引起了各种各样的注意。

一年后,她被感动了,并答应和张明在一起。

然后他们相爱了,工作了,结婚了,一切都井然有序地进行着。

只是偶尔在夜深人静的时候,她才想起她没有时间开始的单恋,并感到一丝怜悯。

直到有一天,张明喝了酒,她唠叨了他几句,他不高兴了,两个人吵了起来。

然后他问她心里是否还喜欢赵从雷。她拒绝了,并请他不要谈论这件事。

他说她应该停止自欺欺人。赵从雷再也不会回头看她,已经把她交给他了。

赵从雷听了林挺的话,摔倒在地上。

当他离开家乡时,他计划告诉林挺,如果她等了他三年,她会幸福地度过余生。

然而,他缺乏一些勇气,不知道如何说它会显得突兀,所以他请张明烧烤,并要求他做些什么。

张明热情地教他买什么和如何开口。

两个人聊天喝酒。他太激动了,喝醉了。然后他躺在桌子上休息。

这时,他听到了张明的声音,他说赵从雷是他的兄弟,宁愿伤心也不愿伤害他...对不起,婷婷,我不能和你在一起...你给他一个机会...

赵从雷不假思索地跳起来问道,婷婷?是林挺吗?

张明刚开始沉默,后来承认他和林挺在一起,但为了他哥哥,他可以辞职。

退出什么,他张明冲兄弟会,他不注意吗?更何况,他们已经在一起了,他有什么资格再追求雷婷?

所以他几乎被打败,逃离了家乡。

之后,林挺给他发了一条信息,他不敢回复,即使是出于同情和慈善。

但是现在林挺告诉他,当时她拒绝了张明,张明那天晚上没有打电话给她,只是在一出戏里对他撒了谎...

他一直相信。

因为张明背叛了她的情人,她怀孕了,想要离婚。她向赵从雷借钱,一部分是为了取悦她的情人,一部分是为了补偿林挺作为离婚的条件。

这次他借了5万元来支付再婚的费用。

也不知道他是过于自信,还是为了讨好赵从雷,还叫他去追求林挺。

他认为林挺不会告诉赵从雷他曾经被骗的事,还是他认为赵从雷会愚蠢地相信他?

林挺对真相的揭露颠覆了赵从雷的长期认知。他的心很痛,他坐在地上哭泣。

为了友谊,也为了爱情和理想...(作品名称:友谊与爱情之间的选择),邵月亭著。发件人:每天阅读故事应用,看得更精彩)

点击[关注]按钮,首先可以看到更多精彩的故事。

上海快三 明升体育 安徽11选5开奖结果 江苏快3开奖结果